荆棘之长歌

[all叶]地球实验室(1)

心宿二捕获:

[all叶]地球实验室(1)

 

 

 

前情提要:

 

人类改变了。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序)

 

 

 

Attention:

1、小半个周叶线。这里的周叶线暂时占尽了设定的便宜,但是作者我还会在后来的章节里刷好感值的,至少在作者我心中刷够好感值才会让他们日的www

2、捉虫感谢

3、这世界观是我自己弄出来的,欢迎大家一起质疑补充,鞠躬


 

 

 

 

叶修被敲门声从熟睡中吵醒,他勉强睁开眼睛,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多想,注意力就被敲门声牵走了。门外的敲门声声音不大,也不是出大事时那种慌乱的敲法,但用一直保持偏快的频率,锲而不舍地响着。

“谁呀?”叶修迷迷糊糊问了一句。

 

敲门声一顿。没人应声。但是顿了两秒钟后,更急切地响了起来。那气势颇相似猫在挠门,完全表现出了想进来的迫切心情。

 

此时虽然不知道是几点,但是屋里漆黑一片。叶修啧了一声,闭着眼睛在床头摸索,按亮了灯。慢吞吞地掀开被子,一只脚踩着拖鞋,一只脚光着,就这么眼睛半睁半闭,晃悠悠走去开门。

 

“谁呀。”他把门打开的时候,打着哈欠问了一句。

 

还没等叶修看清是谁,视线一晃动。视野再次清晰起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推在门里的墙上。后背贴上冰冷的墙壁,又惊又冷,叶修打了个激灵精神了。旋即被巨大的惊异感淹没,他头脑是清醒了,但是清醒的他反而陷入了更大的迷惑中。

 

叶修被推在墙上发愣。而推他的人一条腿插在叶修的两腿之间,双手紧紧抓住叶修的胳膊,把叶修挤在自己身体和墙壁之间,整个人的架势都仿佛在提防着什么,就好像断定叶修要离开,但他不同意。

这本来是个蛮不讲理的姿势,还透着一股胁迫人的霸道,但是那人弯着腰,垂头,把脸埋在叶修的颈窝里,用鼻子蹭着他耳后的嫩肉,一下一下,又像是在撒娇的幼兽,在服软和示好。

 

来人是周泽楷。

其实光是周泽楷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就足够叶修惊奇,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比熟人好些的关系,都算不上朋友。但是叶修现在根本没空惊讶这个。他看见周泽楷的第一眼就清楚地知道这是他的Queen Child,而周泽楷正在叶修耳边轻轻地呢喃“My Queen”。

 

叶修敢对着自己的人生发誓,睁眼之前他绝对不知道“Queen Child”和“Queen”为何物,但是他现在就是知道。而且他现在明白了醒来时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在他的意识里闪烁着很多光点,很多很多。每一个光点都代表着他族群的一员,它们都在等待他的召唤。有一个庞大的族群等待着他唤醒。他是Queen。周泽楷是Queen Child。如果他死了,那么将由周泽楷继承族群。

 

一夜之间,他突然被赋予了大量全新的常识。这些突然多出来的常识却像是早就融在了他骨髓里,仿佛从他出生伊始便是如此,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但理智告诉他,扯蛋,昨天你根本听都没听过。本能和理智之间发生了争执,叶修在其中动摇,宛如被劈头盖脸浇了一身混乱之雨。

 

冷静如叶修,也足足呆立了十分钟才重拾了他的镇定。

 

等他意识归位后,感觉到了冷,踩在地面上的光脚早就冰凉。同时他感到了脖颈上传来阵阵刺痛。貌似安静乖巧窝在他脖颈里的周泽楷其实一点都不老实,他在吮咬叶修脖子上的皮肤。那个痛感让叶修怀疑可能都被周泽楷咬青了,不,说不定都咬破了。

 

“小周?”尽管知道了周泽楷是他的Queen Child,叶修却没有一点真实感。周泽楷在对他做着奇怪的事,理智告诉他,他本应该惊疑,然后告诉周泽楷“别傻了,闪边”。但实际上他的感觉正相反,他一点都不讨厌周泽楷的碰触。这反而让叶修尴尬。他觉得不对,不应该如此,但是身体背叛了他。

 

新的常识告诉他Queen和Queen Child天然亲近。自然赋予的新法则。但是人类的理智却在对此提出抗议,它觉得怪异,好像过去不是这样的。

 

周泽楷听见叶修叫他的名字,所有动作都止住了,像是在全心全意准备着听他接下来的话。

 

“你脑子现在清楚吗?”叶修这话问的又小心,又毫不客气。小心是指叶修的口吻,他说这话的时候用的是在比赛场上哄包子的态度。不客气是指叶修话的内容,他那么问,不就是明摆着他觉得周泽楷脑子已经不清楚了嘛。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罢了他抬头黑眼睛直直看着叶修,在他下巴上轻轻咬了一口,皱着眉头说,“本能,不对劲。”

 

叶修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因为他也怀着一样的感觉。

 

“我们去那边吧,站这我冷。”叶修指了指床。

 

周泽楷起身放开叶修,但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跟着叶修走到床边才几步路的功夫,他甚至都要扯着叶修的胳膊。

 

走到床边,叶修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都无语了。才凌晨4点,也就是说他睡了才不到4个小时,怪不得脑子里钝钝的。

 

但是这个过分的时间,让叶修明白了周泽楷的本能有多强。他能想到周泽楷原本也一定是处在睡梦中,然后突然之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懂为何这样,周泽楷醒了。睁开眼睛之后他就感受到叶修在不远处,于是顺着本能就找过来了。

 

那我要是今晚没住这个宾馆呢?

叶修看着周泽楷相当顺手地把刚钻进被窝的自己捞过来,抱在怀里,身体紧紧相贴。心里不由得闪过一种想法。这想法其实挺欺负人的。

 

“小周你跟我说说,你能看见什么?”叶修问。

他自己是能看见无数的光点在不停闪烁。而且他就是知道,就跟他看见烟知道点火就能抽一样,这些光点在等待他的召唤。一闪一闪就仿佛在说,“叫我,请召唤我”。

 

“一个光点,你。”周泽楷回答。

Queen可以看见族群的全部,而Queen Child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光点,他只能看见Queen一个。

 

“我倒是能看见好多。”叶修揉了把脸,“太莫名其妙了。”他干脆挣脱周泽楷的胳膊一翻身坐起来,下床去桌边开了电脑。

 

周泽楷也跟着起身,坐在床边,双手抱着叶修的腰,摸到叶修腰间的软肉还毫不客气捏了两把,然后把脸贴在叶修后背上,特别没良心的笑了。

 

哎我又没让你摸。你摸就摸吧,我还没说你什么呢。你倒好,还嘲笑起我了。

“小周你不厚道啊。”叶修趁着开机的功夫,侧头去看年轻人,本来用视线表示他的不满,但是发现周泽楷贴得太紧,他根本就看不见他的头。

 

还真会选位。

叶修心说了一句,也不打算和周泽楷计较,扭回头去看电脑。既然他和周泽楷都发生了异变,那肯定不是他自己的问题。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世界发生了异变,那么网上应该有迹象。

叶修这么想着,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网页一搜索,海量的信息涌入了他眼前。

 

“小周,不光是咱们两个的事。”叶修打开了好几个网页,边看边跟周泽楷说。

 

周泽楷贴在他后背上点头表示听见了。

 

叶修越看越心惊,“也不光是中国,整个世界好像都被划分族群了。”

 

“My Queen.”周泽楷贴在叶修后背上闷闷的说。

 

“有些族群已经被唤醒了。”叶修越看脸色越差,“还没法根据已经唤醒的族群确定族群划分的标准。不过我猜确定了也不会放到网上。”

 

“荣耀?我们的?”周泽楷问。

 

“我是Queen,你是Queen Child的话,应该是荣耀吧。”叶修皱着眉头说,“现在还一团模糊,咱们应该算是国内了解得比较早的一拨,还有大部分人这时候还在睡。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

 

他把电脑关了,起身,周泽楷顺着他的动作放开胳膊,但是去抓他的手腕。

 

叶修转过身来盯着被抓的手腕,叹了口气,“不过最大的疑团是世界为何突然变了。”叶修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朝周泽楷晃了晃,示意周泽楷放手。

 

周泽楷松开手后,叶修掏出一根点上,在烟雾和火星一闪一闪中,周泽楷听见叶修低低说了句,“算了,不想这个了。我没能力想清楚。我只能想想和我们直接相关的。”

 

叶修伸出手贴在周泽楷脸上,周泽楷用脸颊蹭着他的掌心。

 

“又舒服,又别扭。”半晌叶修说道。

 

周泽楷点了点头,但是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贴叶修的手心更紧了些。

 

“睡吧。”叶修抽完了那支烟后,拍了拍床说,说罢钻进了被窝,“有什么明天起来再说。”

 

周泽楷相当自然地也钻了进去,用一个霸道的姿势把叶修抱在怀里。还自觉地伸手把屋里的灯关了。真是一点都没和叶修客气,分分钟把这当成了自己屋。

手伸回被窝之后,周泽楷隔着睡衣,顺着叶修的背一直摸到了腰间,又捏了两把,轻轻笑着说了句,“软的。”

 

“……你不是不爱说话吗。”不请自来也就算了吧,哪有还贬低主人的道理?叶修想着干脆送客得了。

 

“手感好。”周泽楷把叶修搂得紧了些,表示他没有贬低主人的意思,他那是赞赏。

 

叶修在温热的怀抱里眨了眨眼睛,心里泛起滑稽感。

肌肤相亲却又别扭,简直了。他脑子里升起了不伦不类的比喻。这不和没见过面就洞房的旧社会差不多嘛。

想完之后叶修给自己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周泽楷可能以为他冷,抱得更紧了。

 

叶修在一片昏暗中睁着眼睛,听着周泽楷的呼吸,梳理脑子里的想法,越想心里越沉重,想到后背发凉。而周泽楷怀里抱着他的Queen,挺舒心,很快就陷入了安眠,睡得又香又甜,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他被叶修拍着胳膊叫醒。

 

 

他睁开眼睛,昏暗的光线里他看不清叶修的脸,只是觉得叶修的气场特别严肃。

 

“小周,接下来的话你要听好。”叶修的语气让周泽楷直接绷紧了后背,从被窝里弹坐起来。

 

“我先不打算唤醒荣耀族群。你先别跟人主动提起我是Queen。”叶修郑重地说。

 

周泽楷立马点了点头。这是作为Queen Child的他的本能反应。旋即他又问了一句,“为什么?”这时周泽楷自己的意志发出了疑问。

 

“……也可能是我想多了,没影的事我就先不跟你说了,省得你也跟着一起烦心,”叶修慢慢地说,“先观察两天总没有坏处,对吧?”

 

周泽楷想想也是,毕竟叶修是战术师,他不是,叶修想得肯定比他要周全。他点了点头。他觉得这场坐谈人生已经结束了,就带着一身轻松的气场,重新钻进了被窝。

 

叶修笑了。

聪明人大多都会觉得纯良的小家伙们挺可爱的。

叶修翻了个身,胳膊撑起半边身子,俯视着周泽楷,收起笑脸,直视着周泽楷,说了一段话。

这段对话让后来的周泽楷反复地想,未来里有漫长的几日,它几乎是周泽楷唯一的线索。

只不过这段话刚开始进行的时候,周泽楷心里放松得很,他还在心里惦记着再咬一口叶修的下巴呢。

 

“小周,我不让你跟别人提起我是Queen,不是怕人知道‘叶修是Queen’,而是不想让人知道‘Queen Child是周泽楷’。”叶修说。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受到了冲击。他确实是以为叶修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居然是跟他有关。

 

“因为你看,Queen的身份可以证实。”叶修点了点周泽楷的胳膊,“你也知道Queen是会繁衍的吧,”叶修说着醒来之后就成了他常识一部分的新知识,同时心里特别扭。繁衍?他?这也太扯了!

“交配之后,Queen便会为族群成员产下神媒。也就是说无论我唤醒还是不唤醒族群,只要和族群里的随便一个谁性交之后,我是Queen一目了然。我根本就藏不住。但是你不一样,”叶修俯视着周泽楷的眼睛,“Queen Child的身份无法证实。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周泽楷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如果周泽楷不是Queen Child,那么在叶修唤醒族群之前,他也和其他人一样,都不知道族群的Queen是谁。所以叶修叫他别主动跟人说Queen是叶修。

但是……

 

“小周,你记住了,在我说'好了'之前,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提起你是Queen Child,”昏暗的房间了只有叶修的眼睛是亮的,“对谁都不要提起。队友,朋友,甚至是你的家人、父母,都不行。你听懂了吗?是任何人。”

 

周泽楷表情凝固了,叶修的话无端地让他紧张,他抓紧叶修的手腕。

 

“如果有人在公开场合直接问你是不是Queen 或者Queen Child,”叶修语气里的严肃丝毫不减,“你心里要有数,他倒不一定是对你不好,多半是脑子简单,那么万一真有事发生,你需要找人帮忙,别去找他们。这世上最常见的就是好心办坏事。”

 

叶修的短短几句话让周泽楷感觉到了危险。但他又不知道危险来自何方,正是这份未知放大了危险的效果,让周泽楷不安。

 

叶修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你别怕。我说的都是最坏的情况。其实不一定发生的。极有可能是我想多了,面对这乱七八糟的情况,我刚可是脑力全开。”他朝周泽楷笑了下,“有备无患吗,小周你也懂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眼里浮现出无数个不解,还来不得组织语言发问,叶修就又开口了,“如果有人在私下里问你,他多半是关心你。但你也不要承认。对任何人都一口否定你不是,包括你的父母家人。”

 

周泽楷愣住了。这是要他说谎?还是对着关心他的人?

 

叶修捏了捏周泽楷的肩膀,“我知道小周你肯定不喜欢说谎。我也不喜欢。”他笑了下,“虽然张佳乐总在外面造谣,说我骗人无数,可是跟我处久了的人都知道,我很少说假话,我只是不说实话而已。”

周泽楷犹豫着点了点头,他信他,可是他不太懂什么叫“很少说假话,只是不说实话”。

 

叶修看着周泽楷的样子又笑了。

“但是小周这次你要说谎,起码在我对说你说‘好了’之前,你要一直否认。”叶修正色,“我知道你对关心你的人说谎,心里肯定不舒服,你心里怨我就可以,都是我教唆的你。”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睛,看这个人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他用了力摇了摇头,表示不怨叶修,他自己听了叶修的话,那么就是他自己的决定了。

 

叶修意外地扬了扬眉,“谢谢。”他朝周泽楷道了声谢。谢这个年轻人愿意配合他没影的猜想,做自己本不愿的事;也谢这个年轻人信了自己,却愿意自己承担责任。

他真的有些开心。

 

周泽楷看他弯起来的眼睛,心里流过一丝暖意。要是谢的话,应该是他说才是。虽然完全不懂叶修的想法,但他最起码也知道,叶修跟他说的这些,全都是为了周泽楷好。

他对着心里的这丝暖意,有些茫然。不同于Queen Child对Queen本能的依恋,它是对着叶修生成的全新的感情。

 

在心里这股暖意的驱动下,周泽楷抬起手摸了摸叶修弯起来的嘴角。他本想再摸摸叶修的嘴唇,但是叶修的唇在他小指够到之前动了,

“如果,”这次叶修的声音比之前都要小,几乎接近气音,“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离开了,那么那几天里,小周你要加倍小心,保护好自己。”

 

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离开?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你会怎样?我又会怎样?

这时周泽楷是真的开始害怕了。他茫然地望着叶修的眼睛,胸口开始发闷,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网正在朝他束来。

叶修感受到周泽楷身体的紧绷,修长的手指轻轻拍着他的胳膊,“小周别怕。都是如果,为了假设害怕,那多傻呀。”

 

叶修干脆放下身子,压在周泽楷胸膛上,下巴枕着他的锁骨,用更多的肢体接触安抚年轻人。

周泽楷紧紧环住叶修的腰。

 

“……为什么?”半晌周泽楷问。

 

“你这让我怎么回答。”叶修笑了。

 

“唔,”周泽楷有些挫败,他这问的确实够好的了,只用了三个字,起到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效果,“就是……”

 

叶修打断了他的话,他挣脱周泽楷的环绕起身,在周泽楷刚抓住他的手腕之时下了床。然后拽着周泽楷递过来的手腕用力,把周泽楷也拖到了床边,“不早了,小周你也该回去了。”

 

周泽楷干脆地摇了摇头,一秒否决。

 

叶修被噎了一下。心里飘过一句,请神容易送神难。

 

当然,“手感好”的他无法用武力值解决一个衣服架子周泽楷,他又不想用莫名其妙新得的Queen的能力对年轻人耀武扬威,只能耐心哄着,“小周,别人看见了,没法解释。”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怎么这么像怕人捉奸呢?

 

周泽楷显然也感受到了什么,抿嘴笑了。翻身下床,轻轻地把叶修按坐在床边,用额头碰了碰叶修的额头,“回见。”

 

“回见回见。”

可算要走了,叶修朝他摆手,钻进了被窝。小周后来睡得不错,他可是一直都没合眼,一晚上就睡了4个小时,脑子里还一个劲儿的转,累死了。

 

周泽楷在给叶修关上门前,看了眼在床上鼓起的小包,心情颇为微妙。

他自己也心知,周泽楷和叶修之间不是会睡在一张床上的交情。

 

周泽楷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走着,

午前7点,

一片安静。

 

 

TBC

 

 

 


评论
热度(465)
©荆棘之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