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之长歌

[all叶]地球实验室(2)

心宿二捕获:

[all叶]地球实验室(2)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1)

 

 

 

Attention:

 

1、再和大家啰嗦一遍,因为回复中有小伙伴问到了www序的Attention里我提过一笔,可能不太显眼。这篇文也是对点文的回应。也就是说它的出发点同样是R18,一切剧情和设定都是为了肉服务,肉是我思考的出发点。CP还是点文的那四个,周叶方叶黄叶韩叶。

那么为什么这次我没在题目中标出【你懂我懂文】呢?因为我毕竟还是刷了剧情进去的,距离真正的R18开始还有些时候,这么早标了名不副实,怕大家说我“作者大骗子=皿=”www

等到正式R18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会在标题和Attention里好好给大家标注的。感谢大家多担待=333=

 

2、但是慢热,超慢热的,够麦(*´;ェ;`*)

 

3、设定未必严谨,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完善,鞠躬。


4、算是半个黄叶线?

 

 

 

 

等叶修一觉醒来,再次睁开眼睛,光强的窗帘已经遮不住了。他伸了个懒腰,晃了晃头,立刻注意到自己肚子饿了。一看钟,嚯,都快下午2点了,他睡过去了早饭和午饭,怪不得肚子饿。

如果周泽楷知道叶修是睡满了7个小时才醒,一定会嘴上沉默着,心里感慨他的没心没肺。没道理身份一夜之间变了,还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似的吧?殊不知此类身份天翻地覆的改变叶修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本来送走了周泽楷之后,叶修在被窝里脑子虽然沉,但并没有什么睡意,盯着天花板又出了一会神。后来他想到,就当是被从人类的身份驱逐了吧,他又没别的办法,不睡还能怎样?早起下去和大家一块八卦?算了吧。还是睡吧。

叶修翻了个身,趟趟就睡了。

 

睡饱了之后,叶修简单洗漱。因为昨天走得急没带行李,只能换上昨天的衣服,出门觅食。刚打开门,一张小纸条被风带起,他拾起来一看。苏沐橙给他留的言,说她和云秀出门逛街去了,叫叶修找不她不要心急。

叶修便乘电梯,边在心里感慨了下到底是女孩子心细,他房间里有电话,如果换个别人,说不定他又要被吵醒一次了。

电梯门打开,没成想门口站着一个熟人,喻文州。

 

“回来啦。”叶修随口打了声了招呼,转身帮喻文州按了下电梯的按键,他们都住一个楼层。

 

喻文州看见叶修,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因为叶修心里有鬼,所以注意力特别集中,虽然喻文州的惊讶只有那么一瞬,就被他很好的掩饰起来了,叶修还是注意到了。但是他错身往外走,就当没发现,这种时候言多必失。

 

“哎,”没成想喻文州按了开门键,叫住了他,“你才起?”

 

“才出房间,”叶修觉得自己不至于还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喻文州这么问八成是因为他早上一直都没出现,他指了指自己心脏,“你们也是吧,这里不太对劲。我上网查了查。”

 

“怎么不下来?”喻文州问。

 

叶修挑眉,一脸惊讶,“下来干什么?”

 

下来和大家一起讨论呀,上午大家都炸开锅了。本来喻文州是这个意思,可是叶修这么一反问,喻文州发现,下来一起讨论貌似也没什么意义,因为他们也什么都没讨论出来。可叶修就这么自己呆在房间里,也不大对劲吧?

 

这时候叶修又笑着补了一句,“少天不吵吗?”

 

少天非常吵。黄少天一直在说,两倍速说,说得口干舌燥,喝光了一桶2L的康师傅绿茶,还在说,直到说到“话说多了,我头有点疼”才闭了嘴。

“少天一直嚷嚷着要找你呢。”喻文州笑着说回了句。

 

“他没上来。”叶修说了句废话,他指了指自己肚子,“饿了。这个时间宾馆自助还有吗?”

 

“今天宾馆没有自助,”提起这个喻文州露出些无奈的神色,“大厨找到了自己的Queen,请假了。你知道Queen吧?”他问了一句,同时观察了下叶修的表情。

 

能让人这么容易看出破绽那就不是叶修了。他点了点头,“族群的头,网上写了。那你们吃的什么?”说话的同时,叶修的肚子正好应景地叫了一声。

 

“去超市里买了些面包饼干之类的,我房间里还有剩,你要吗?”喻文州问。

 

“泡面是什么口味的?”叶修问。

 

“……没有泡面。”喻文州挺无语,上来就问口味,这是笃定了他们一定会买泡面?

 

果然,叶修很惊讶,“你们没买泡面?打游戏的不吃泡面?”

 

这时候喻文州比任何时候都体会了兴欣是一只草根队伍,他们的前队长对伙食的定义是泡面。他看着眼前的叶神心情有些复杂难言,不过叶队过去也是嘉世出身的吧,到底养成了怎样的生活习惯哟。

“泡面没营养吧?”喻文州有些怀念大吃省的蓝雨食堂,B市的伙食他也不算讨厌,但是毕竟不习惯。

 

“饼干和面包有?”叶修看上去更惊讶了。

 

“……总比泡面好。”这时候又个陌生人朝电梯走来,喻文州突然发现,他们居然这么按着电梯,在里面说了半天泡面的话题。他们怎么说到这来的?

 

“我去吃泡面去了呀。”叶修指了指外面。

 

“……去吧。”隔着电梯门快关上的门缝,叶修居然还在和他说着泡面。

 

在电梯上行的时候,喻文州一边感受着轻微的失重感,一边想他们怎么就围着泡面说了起来呢。他本来问叶修“才起”的时候,是想要顺着话问叶修一个问题的。因为他发现,叶修转头和他说话的时候,露出的后颈上有一个痕迹。那痕迹非常像是一个吻痕。

按说叶修身上有没有吻痕,和喻文州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又不是李迅那种喜欢八卦的人,本来喻文州看见了也就完了。但是,还有一个黄少天。虽然黄少天没有跟喻文州直说,喻文州都能从两个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里分析出条条框框,黄少天成日里在他眼皮底下晃,他还能看不出他的副队对叶修抱有友情以上的好感?

原本他还能安慰自己说,少天只不过是对朋友热情了些,直到小卢拿着黄少天的手机找他,指着一张照片问这是谁,喻文州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黄少天喜欢叶修。

那张照片上的人是叶修,而且还是年轻时候的叶修,他的样子和现在差好多,怪不得小卢认不出来。一看就知道是黄少天从旧照片上拍下来了,原照片因为保存的不好有些褪色,手机拍的时候边角又带了些反光。最让喻文州感慨是:拍的时候,取景要比相片大,桌上的某些东西也拍了进来,比如一个红色的凉茶罐子,没有拍全,只是露出了一个字“吉”。而这款凉茶因为不明不白的专利问题已经换名成“加X宝”了,也就是说黄少天拍这张这照片的时候至少要两年前。

小心地把友人的旧照放在手机里,还从未跟人提过,这本身就足够人感慨,可是最让喻文州唏嘘不已的还是别的。黄少天生性活泼,喜欢新潮的东西,这两年间喻文州不刻意想就知道他手机换了3个了。也就是说,每次黄少天都会特意把这张照片放进新的手机里。

除了喜欢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喻文州路过黄少天的房间,想着叶修脖子后面那个疑似吻痕的东西,又想了想叶修的晚起,心里有些替友人惋惜。他想最好是他想错了。

 

那东西确实是吻痕,不过他确实想错了。因为线索太少,真实的情况他根本想不到。

 

喻文州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里面正泛着一股不强不弱的情绪,带着一种要找到谁的渴望,有些像是口渴想要喝水的感觉,虽然不是嗓子发干到疼,但也隐隐约约的,无法忽视。

他觉得这种情绪来的正是时候。如果真的像是网上所传说的那样,族群被唤醒会让人心里感到满足,会对Queen产生亲近感,那么少天也没有空沮丧了吧?

 

把房卡插进了卡槽,屋里的灯自然亮了的一瞬,突然一个念头和光亮一起照到了喻文州身上:如果叶修是Queen呢?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今早黄少天一直撺掇着苏沐橙找叶修的时候,也许心里所想的未必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个说没影就没影的家伙也被栓住了吧,哈哈哈,快把他叫下来嘲笑他”那样。

 

 

 

 

TBC

 


评论
热度(360)
©荆棘之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