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之长歌

[all叶]地球实验室(4)

心宿二捕获:

[all叶]地球实验室(4)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3)

 

 

 

 

Attenion:

 

1、方叶线差不多要刷起了

2、捉虫感谢

3、慢热够麦(*´;ェ;`*)

 

 

 

其实苏沐橙和楚云秀走进宾馆的旋转门时,方锐在马路的对面看见了。她们一路说笑着,晃着手里轻飘飘的购物袋走向宾馆时,方锐也看见了。在她们回来之前,方锐差不多在马路对面的斑马线附近站了8分钟了。信号灯红了变绿,绿了又变红,他错过了好几次。原本方锐出去散心,兜兜转转走了好久,才把心里乱糟糟的情绪压下去。就在他准备回宾馆,等着过马路的时候,一辆B市特有双节长公交车驶过后,宽大的落地窗里突然透出了叶修的身影。

在方锐看来,叶修就宛如凭空出现的一样。在那辆公交车驶过前,餐厅里明明还空无一人。他的突然出现,像魔术,像幻觉,像是措手不及的错误。

 

方锐看着叶修,看那个从玻璃窗里透出来的身影,不高不矮,不美不丑。叶修的出现把方锐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绪全都激起来了,因为看见叶修只是一瞬,所以那么多情绪的突然翻涌更像是一场爆炸。那时候,方锐真想抓住身边和他一起等红绿灯的人,随便哪个都好,只想抓着他的胳膊指着叶修,笑到浑身都抖,“你敢相信吗?对面窗户里的男的,就那个看上去没什么出奇的男的,他是我们圈子的神。他特么的单手能捏爆我心脏。”

 

不过方锐什么都没说,只是把有些发痒的手攥成拳头,塞进了裤兜里。他不是会作的类型,比起爆发情绪他更习惯隐藏。当年还在呼啸里,他是副队长,是全明星,是盗贼之王,是呼啸老人,区区一个新人赵禹哲,对他又嚷又瞪,就差把鼠标摔到他面前了,方锐都一句硬话没说。回去在自己地盘上发微博也不过是短短几个字,“变天了”“累感不爱”,他连个感叹号都没加,这得是怎样的人。

 

所以方锐只是站着,红灯变绿了,他也还是站着。他觉得他需要好好想想,待会走到叶修对面,第一话要说什么。备选项太多了,比如“居然不选经典红烧牛肉面,你这个邪道”,比如“好香,也给我来一口,用你的叉子就行,我不嫌弃”,比如“你既然走了就别回来,折腾人特么的好玩吗”,比如“比如我们都很想你,我很想你,叶修,我很想你”。

叶修刚刚突然出现,在方锐脑子里,和他昨天的突然复出重合了,一下子就把方锐拉回了昨天瞪大了眼睛看叶修走进来的灾祸现场。那个说走就走的混帐,那个说回来就回来的祸害,随随便便把别人心里的城建了又毁,毁了又建,无恶不作,又偏偏无辜得很。

 

方锐隔着一条马路,在车流的间隙里看着叶修。因为时不时有车会经过,靠近红绿灯的路口车速都不快,叶修在方锐眼里变成了一帧一帧的截图。上个画面他还在托着腮等泡面,无聊,手指头在桌上敲打;下一个画面居然是他把泡面桶上的塑料纸掀开,低头往里看;再下一个画面又变成了望着天花板等,整个人懒散得像只要摊在桌上的水母。尽管每一帧画面里的叶修动作表情都在变,但还是有一点始终没变:他都浸在午后的阳光里,眉眼被晕染得有些柔和。方锐想那阳光可真好,能把叶修抱在怀里。

 

即使他心里乱哄哄的,方锐还是笑了起来,因为他觉得刚刚的叶修有些可爱。

叶修明显是饿了,所以没多久,他就把泡面掀开,看泡好了没有,那显然泡不好呀,才过了几辆车的功夫。方锐觉得这就挺逗,叶修难得有等不及的时候,像个小孩儿。要说人饿了,心急些也很正常,但叶修明明都饿得提前去看泡面好了没有,却没有凑合着半软半硬吃了,他又把泡面盖子盖回去了。什么都凑合的叶修居然对泡面的完成度很执着,方锐觉得他这个被自己无意间发现的小习惯简直可爱极了。

当然了,如果方锐去跟任何人说“我跟你说叶修泡面的时候blablabla,特别可爱”,只会得到一个“哈?”的疑问词,以及“你醒醒”的嫌弃表情。情人眼里出西施,再加上个恋爱中的人脑子都被驴踢了,妥妥无药可救的节奏。

 

方锐在马路对面,脸上正挂着傻乎乎的笑容时,苏沐橙和楚云秀从马路对面的转角走出来了。不久之后,在车流间隙里露出的截屏,已经不再是叶修一个人,苏沐橙在他身边,坐得很近。

 

一直是这样。

方锐觉得认识叶修这个人的过程,有些像爬一座山。一开始你不认识他的时候,远远看着,会被他的名号吓住,什么斗神,什么三连冠王朝缔造者,什么三次最有价值选手,什么荣耀教科书,高山仰止,也许会产生他高不可攀的错觉。但是你一旦接近了,就会发现他其实很容易搭话,为人根本没架子,特别平易近人,就和人开始爬山的时候感觉一样,原来远处你看着很高很陡的坡,一步步走上去也不过如此,也没多难。然后你认识他久了,对他的了解多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对他的了解止步了,相处的时间再久,也没法再继续加深对他的认识,就像是人在爬到高处的时候,突然遇见了云雾,你找不到路了。

山顶的叶修世界里,只有他亲手放进去的那么几样东西。

 

苏沐橙就是其中一样,她和叶修在玻璃窗的那头。

可方锐想碰他。

 

原来他总觉得他有大把时间可以把那玻璃磨薄磨透,磨出一个小口,可以让他伸进去一只手,叶修如果握住了,他就把他拉出来。

但是叶修突然走了。他退役了。快一个月时间他几乎是音讯全无,把方锐认为的“大把时间”砸得粉碎。

在方锐还没有彻底摆脱“叶修不在了”的影响之前,结果那坏东西又出来了,在他眼皮底下说话,笑,吃东西。虽然眼睛看不清,但方锐心里却能看见他的样子,舔着嘴唇,时不时露出一小截灵活的舌头,吞咽东西带得喉结不停地动。

 

方锐想碰叶修。

以前就想,现在更想。

 

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念想,方锐跟着人流走过了斑马线,站在了窗边,还故意选了一个角度,把自己的影子洒在了叶修身上。他和阳光抢人成功,他的影子把叶修抱了个满怀。带着这种无聊的小得意,方锐炫耀地去敲玻璃,对上了叶修的视线。

“老叶,你还从我身边离开吗?”他问道。

 

叶修指了指耳朵,摇了摇头。

 

方锐咧开嘴大大地笑了。他知道玻璃很厚,里面的人听不见,那他也高兴,因为这种小把戏而高兴。

 

等他坐在叶修对面,真的在叶修眼里发现了一丝眷恋和些许温柔的时候,方锐心里的那把火彻底被点燃了。

 

“我讨厌族群。”方锐摸了摸心脏说,“我也不喜欢突然多出来的Queen。我本能上越挂念他,情感上越不接受,”方锐直直盯着叶修的眼睛,沉默了几秒之后说,“我又没有允许,Queen凭什么和我心里的人抢位置?”

又凭什么能轻而易举走进你心里?我走了那么久都没穿过那层云雾,凭什么Queen可以空降到叶修世界里?

 

几秒之后,方锐感到自己的手背被轻轻地拍了两下,他低头,发现叶修好看得不像话的手指停在自己手背上。

 

叶修什么都没说,眼神很复杂,方锐看不透的复杂,像是有很多情绪混合在一起,正在发生一场剧烈但是无声的反应。最后叶修突然闷声笑了起来,身体的颤动顺着手指传递到方锐手上。

 

方锐反手握住叶修的几个指节,叶修没挣脱。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念了两遍方锐的名字。

 

 

 

 

TBC

 

 

 

 

 

 

大家的回帖我都看了,这个更新频率的话,我要给大家一一回复很困难,够麦(*´;ェ;`*)

文后统一说说,

设定上的问题,我看了大家的猜测,无所谓对错,只是跟我的设定不同。一言两语说不清的,还请大家看后续剧情。

不过因为人都是有很多社会属性的叠加这点很重要,所以叶修才觉得沐橙有可能藏起来。

 

Queen Child继承族群的意思是说,Queen 死亡之后, Queen Child自动成为族群的新的Queen。

 

以及苏沐橙之所以是会猜测叶修是Queen,是根据她和她的Queen Child,确定了她的族群是荣耀相关。那么既然荣耀女性有,荣耀男性也肯定有。她心里默认叶修是最强的,所以问了“你什么时候唤醒族群,我跟你一起”。如果叶修不是Queen,她就暴露了。

很危险呀,沐沐,要小心(o´・ω・)_


PS 是的,是沐橙信任老叶www我的意思是说,她多少有些想当然了,如果她信任老叶的话,她应该是说"我是Queen,你是吗?”但是她直接默认了叶修是Queen,这思考不太严密。思考不严密很危险。(还不都是你自己写的!喂!

 

 

评论
热度(401)
©荆棘之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