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之长歌

[all叶]地球实验室(06)

心宿二捕获:

[all叶]地球实验室(06)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5)

 

 

 

Attention:

 

1、还是方叶线

2、还是慢吞吞的(´∩ω∩`) 

3、捉虫感谢

   真的感谢!!

   感谢那个好姑娘=333=    

 

 

“老叶,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们逆着人群行走,方锐突然停下了脚步。

 

“嗯?”叶修手插在口袋里,递了一个鼻音。

 

“咱们这图没研究明白呀!”方锐指了指大城市四通八达的道路,“客场作战劣势太大,战略要地超市在哪儿?”

 

“……不知道你还走得这么自信。”叶修都无语了,他跟在方锐身后慢慢走,一路上连道都没记,如果方锐这时候给他扔在原地,他就成了迷路的成年人了……“你出门就往右转了,连想都没想,我还以为你早上遛弯的时候,路过超市了。”

 

叶修哪里想得到方锐那踌躇满志的样子,完全是出自把他骗出来的得意。方锐一挠脑袋,嘿嘿一笑,“咱上林苑出门右转不是有个超市嘛,我把这当咱兴欣了。哎,老叶,我跟你说,这可都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叶修撇了他一眼,“我就不应该让你指挥。”

 

方锐笑眯眯地说,“你看你这不回来了嘛,我肯定是一高兴,就把宾馆当成兴欣了。”

 

“方锐大大你再怎么打感情牌,你掉链子也是铁一般的事实。”

 

“你回来我真高兴,老叶。”绿灯亮了,方锐顺势扯了叶修胳膊一把,笑着拖着他过了马路,“你看我真诚的眼睛。”走了两步他停下来,回头给叶修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见了看见了,哥你能不在马路中间停下来吗?”叶修真是被他折腾怕了,他从来没想过出猥琐流应用在现实生活中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这尼玛也太出其不意了吧!

 

方锐这么一折腾,就变成了叶修拖着他走,他感受着手上的拉力,笑嘻嘻地说了句,“我这不真高兴吗,你快来感受下同胞爱。”

 

“你还是快感受下超市的位置吧!”叶修急匆匆把他们带过斑马线,停在路边靠里的位置,踢了方锐小腿一脚。

 

“好嘞,你等着,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是中年杀手?”方锐抬手做了个八字的手势,比在下巴上,作帅气状。如果此时要把他的形象画成Q版的话,大概不二家刚吃完奶糖的那个圆脸小孩最合适。

 

叶修嫌弃的眼神已经快化成实质了。

 

“哎你那什么眼神,”方锐还不干了,“像我这么活泼开朗的小伙子,中年人看了我都可喜欢了,大妈们看了我夸我讨喜,大叔们看了夸我精神。你想想,要不怎么当年我进了蓝雨训练营呢,老魏一看我喜欢得不得了,简直我不进蓝雨,他人生就不完整,”方锐指了指自己鼻子,“没办法,天生招大叔喜欢。”

 

叶修乐了。方锐这是变着法损老魏呢,这时候叶修一般都会看热闹。

 

“还有,当初你不也变着法把我往兴欣骗,哎呦,那甜言蜜语是说了一箩筐,”方锐一摊手,“全联盟最老的两个家伙都抢着要我,我还能说什么。”

 

“别贫了,对着大妈施展你的个人魅力去吧。”叶修推了方锐一把,看他不动,就在原地朝自己嘿嘿笑,又忍不住抬腿踢了他一脚。

 

方锐跑去找路人问路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止不住的笑。

叶修在路边找了面干净的墙,靠着,边看边等。他觉得方锐的圆圆的笑脸确实挺讨喜的。但他那脚也没白挨,不管方锐什么意思,他居然说他是大叔。开玩笑,他和老魏能是一个队的么?方锐要是想对着他叫大叔也行,那也得他先叫老韩,再叫他。叶修想了下那个场面,美滋滋笑了。

 

等方锐说了好几声谢谢,转身找叶修的时候,正对上叶修那个笑容的收尾,“你想什么呢?”方锐脑内警铃大作。

 

“想你。”叶修勾起嘴角。

 

骗虚空呢!

方锐当然明白叶修这是驴他呢,即便不全是骗他,那字面意思的背后,也绝不该是传统意义上的理解方式。如果要给叶修那个笑容加一行注释,必须方锐唯一读完的中外系列名著——《哈利·波特》里的一句名言:“我在此郑重发誓,我绝对不怀好意。”


可是方锐的心还是大大跳了一下。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脸皮这么多年练出来了,说不定已经出卖了他。他想他大概会脸红。

 

啊啊,这个人。方锐朝叶修走去,他靠在墙上的姿势有些懒散,看叶修那副样子,方锐脑子里虽明知不可能,但是心里觉得那墙应该是软的,因为叶修看上去舒舒服服的,让他相信他靠上去也一定会很舒服。

于是他也靠了上去,转头朝叶修笑。

 

“你靠过来干什么。”叶修笑他,“路问到了?魅力施展得顺利不,中年杀手?”

 

这个人。聪明得很。方锐刚故意开了两次暧昧不清的玩笑。一次对叶修说你回来我是真开心,问叶修感受到了爱了吗;一次是说自己是中年杀手,又说叶修也是大叔。只是几句话过后,叶修把这些暧昧的玩笑全都还给自己了。

他说想他,还叫问他魅力施展得怎么样了。

 

“问到了,直走右拐就是,哥一开始就没走错,简直是神一般的直觉。”方锐用了一种夸张的语调,听起来得意洋洋。但其实也只是听起来而已。

你为什么要那么狡猾呢,将计就计大师?你把暧昧的玩笑还给我,我怎么能知道你是把我送给你的包裹原路返还,还是拆了包装之后往里放了新的东西呢?我……

 

“渴了,到了超市之后,给我来根雪糕。”叶修用手遮了遮阳光,对方锐说,“你请我。”叶修把插在裤兜里的手拿了出来,手上有一张房卡,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和几个硬币,“出来得太突然,我本以为就下来吃个自助,或者吃个泡面,没带钱包。”

 

原本还有些低沉的方锐一秒精神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叶修再聪明,但是在他回宾馆前,他都得任自己宰割。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方锐大大好好念高中他就会脑子里蹦出上述念头,他心里的旁白就不会是旧社会恶棍一般的,“嘿嘿嘿,小叶子,你今儿可算是要栽在我手上了。没钱?拿身体还呀。”

 

方锐决定给叶修买一个奶油雪糕,雀巢的那款笨nana。如同字面意义的,那个雪糕的形状是根香蕉,还是根奶油香蕉。不管叶修是要吮,还是舔,或者是咬,方锐脑内想了想,都觉得风景挺宜人的。

 

“买买买,我给你买两根。”方锐拉起叶修的胳膊,大步朝超市走去,“一根吃着,一根搁在手上化着。”

最好黏糊糊的白色液体沾满你的手指,最好沾上你带着的那枚冠军戒指,我和你一起赢来的那枚。

 

叶修再聪明,他也不能想到方锐脑子里转的是什么念头呀,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你不在那个位置,有些事你怎么都想不到。他只是觉得方锐有些古怪。

 

“我可不吃榴莲味的。”他想了想,想到了一种可能。

 

方锐觉得这家伙真是太可爱,恨不得抱他一下。要是他跟人说“我跟你们说叶修可纯洁了blablabla”,那么所有人肯定都会检查他的脑袋上有没有伤,因为大家都会觉得说出此类蠢话的方锐,脑子不是被门挤了,就是被驴踢了。如果有好心人,比如老林,还会惦记着给他开些药。

 

但是方锐现在真心觉得他身边跟着的这个人,心脏归心脏,不过在某个角度讲也挺纯的。榴莲!方锐裂开嘴笑了。

 

“……我也不吃那种染一舌头色的。”叶修觉得不对劲,又补上了一个死角。

 

哈哈哈哈哈,染色,亏你也能把那种小学生间流行的玩意想出来,真是战术大师呀,面面俱到。方锐停下脚步,低下头,用力才把眼里的笑意滤掉。他真心希望叶修别再说话了,因为他已经很想吻他了,想用舌头把他那张嘴堵上,让他说不出这么,哈哈,这么赞的假设。

 

方锐再抬头时,叶修看见了他半个遗憾的嘴脸。本来方锐是因为控制不住笑意,才变成了这副古怪的样子。但是叶修以为方锐被他猜中了意图,正在努力掩饰。

 

“好吧,不给你吃那种。吃奶油的总行了吧?”方锐最后说。

 

叶修点了点头,满意了。

 

 

 

 

TBC

 



 

 

 ==========================================


Attention:与文无关的闲谈

 

PS:如果有这样一个系统该多好,我每发一次文,给我点赞的小伙伴,等于同时答应了帮我不轻不重地捶脖子和肩膀五下,你看,捶五下的话大家也不累哈,给我推荐的小伙伴,等于帮忙捶十下。如果真有这样的隔空传送的敲打阵,我更一次文就差不多有30分左右的按摩时间,光是想想就觉得幸福得不得了(((o(*゚▽゚*)o)))

写手们一定会每天爱死码字的wwww

 

 

   PS.PS  按头小分队是什么www?


   PS.PS.PS 我今天在图书馆,看见了一排“依存症XX”的书,哈哈哈。

 

 


评论
热度(488)
©荆棘之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