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之长歌

[all叶]地球实验室(7)

心宿二捕获:

[all叶]地球实验室(7)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06)

 

 

 

Attention:

 

1、方叶线

2、慢吞吞(´∩ω∩`) 

3、用了虫爹买鸡蛋的梗

4、捉虫感谢

 

 

 

“人好少,简直无法相信这里是B市。”方锐站在超市的入口处张望,看着货架间空荡荡的过道感叹,“东西比兴欣附近那家超市多,人却要少。你看,几乎没几个呀。我还想感受一下传说中B市大妈的嘴皮子呢,据说能说哭三个小王爷。”

 

叶修乐了,“怎么你还有这爱好?想被说哭?”

 

“不要歪曲我的意思嘛叶修大大,”方锐提了个塑料筐,推着叶修的背往超市走,“虽然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已经没有人能从嘴上讨到你的便宜了,但是我告诉你,荣耀的嘴炮圈,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在此之上,还有B市大妈,B市大妈之上,还有御三家四大金刚五大天王——”

 

“闭嘴吧方锐大大,”叶修打断方锐,“我可没说你们的爱好。费那唇舌,还不如留着抽烟。”

 

“那下回我损你的时候你别损回来。”方锐翻了个白眼。

 

“好吧,如你所愿,”叶修居然同意了,方锐很惊讶,然后他就听到了叶修的后半句话,“封口费本来要收你两百的,看着熟人的份上给你打个折,就雪糕钱和内裤钱抵了得了。”

 

“……你这无本生意做的真顺溜呀,”方锐再次体会了各大公会听见“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线”,就跟听见“狼来了”一样的心情。不过给叶修买内裤?这他愿意呀!简直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行,还得装装。

 

“那就当补送你过生日时的礼物了呀。”方锐乐呵呵地说。

今年五月份叶修过生日的时候,他们正忙着比赛,再说那时候方锐还不知道未来叶修会退役,正抱着“温水煮青蛙”的心思不想打草惊蛇,结果就让他生日那天平平淡淡过去了。女孩子们倒是有心张罗,让叶修拒绝了,“儿生日母疼时,有什么好过的?”他说。这个刚号称自己对嘴炮没有丝毫兴趣的人,只是一句话就击退了三个女孩子——请注意,是三个女孩子,如果说一个女人抵得上500只鸭子,那么三个女孩子也就是1500只鸭子——的热情,这功力让老魏和方锐感慨了许久。那天方锐下了碗清水面条给他,说是寿面,叶修自己从前台顺了包榨菜,心里还感慨没想到方锐这家伙还挺尊重传统。结果等叶修回来一看,方锐自己端着碗坐在沙发上呢,眼巴巴盯着他手里那包榨菜。叶修边笑骂他废物点心,边把半包榨菜挤到了方锐碗里。两人伏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碗对着碗,吃了顿夜宵。叶修只知道方锐硬从他碗里抢走了半个水煮蛋,笑得特别贱。他不知道方锐觉得那水煮蛋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一个,也不知道他吃那抢夺来的战利品时,每咬一小口都要在心里夸赞一次自己的机智,他抢来的不是鸡蛋,是间接接吻。

 

“别人过生日你送内裤?”叶修一挑眉。

 

那怎么了,美国老婆过生日,丈夫还有送bra的呢,我们这马上要出国打世界联赛了,我不方方面面和国际接轨,怎么能体现咱们兴欣的成长性?

当然,这话方锐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且不说他还不敢对着叶修开“老婆”的玩笑,光是这话传到兴欣,他说不定某次就被人笑眯眯地“手滑”用炮哄死,被人一边礼貌地说着“不好意思”一边挂到矛尖上。

 

“我过生日你也可以回送呀。”方锐表面上说得满不在乎。擦我巴不得你送呢!内心里已经沸腾了起来。

 

显然叶修已经不想跟他纠结这个问题。他四处张望了一眼,正好看见了累着鸡蛋的货架,顺嘴说了句,“哟,不愧是首都,这鸡蛋比我们家那贵了好几毛。”

 

“你说什么?!”方锐大声惊叫,叶修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方锐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不就贵了几毛,你至于反应那么大吗?”叶修惊讶地说。

 

“谁跟你说鸡蛋了!不对就是鸡蛋,哎呀,我已经表达不出我的震惊了!”方锐瞪圆了眼睛,指着鸡蛋。那副样子让叶修觉得如果货架上坐着一排外星人,方锐的表情也不会更夸张了。

 

“是你!你!”方锐捋顺了思路,“你怎么可能知道鸡蛋多少钱?你应该只知道康师傅西红柿鸡蛋面多少钱,超市里的生鸡蛋怎么可能和你有关系?这是叶修,这是生鸡蛋,”方锐说还不够,比划了起来,他伸出了左手代表叶修,又伸出了右手代表生鸡蛋,“你们之间的距离应该有赤道那么长!”

 

叶修被他逗笑了,笑过之后也是一脸得色,“我也觉得我相当有生活。我退役之后在家里待着,将来也是需要慎重考虑的嘛,但我家老头性子又急,我就跟他说我找不到方向,要出去体验生活。” 

 

“别扯了,这话听着太耳熟了,都已经成梗了。”方锐笑了。

 

“你今天是不是我弟附体了?”叶修捡了一个鸡蛋拿在手里,“他也是这么说的。”

     他想起了他说出那句话之后叶秋的表情,忍不住加大了笑容。叶秋看上去几乎是恨不得那牙签扎个苹果块塞他嘴里,“你以为兴欣得了冠军之后,唐家大小姐的故事在圈子里流传不开吗?这都成梗了,你还拿来忽悠我?你是不是也打算找到人生的方向之前,都在H市一个姓兴名欣的网吧当网管,美名曰体验生活?”

他把这个当笑话给方锐讲了,边讲边晃着手里的那颗鸡蛋。

 

方锐觉得自己的心,就跟那颗鸡蛋一样,摇晃得厉害。

 

原来你也惦记着回来的吗?你不是走得那么潇洒,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幕是举起冠军杯的样子吗?

你多帅呀,说再见就再也不见了。如果没有世界联赛,你是不是就再也不回来了?

 

他理智上能给自己列满一张单子,上面写满了“论叶修应该回家的一万个理由”,但是情感上一个都没法接受。

有段时间,只要闲下来,方锐心里就会摆开楚河汉界,一方是那一万个理由,它的敌对阵营里只有形单影只的一颗棋子,一个名为“喜欢”的欲望的恶果。

因为喜欢,所以他就是希望叶修在他眼皮底下存在着,看不见他,方锐心里就是难受,即便知道叶修回家对他来说更好,但方锐就是难受,再来一万个理由也无法安抚。

 

他真的花了好大的力气在心里来跟他告别。

 

“老叶,想兴欣了,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方锐轻轻问道,“你不是……”方锐一时语塞。

因为第一个跳到他脑子里的话是“你不是有一盒子账号卡吗?还24个职业的都有。”错,提示音响起,方锐清清楚楚知道叶修把那盒子账号卡留在兴欣了。他想立马换个说辞,但是跳入他脑子的第二句话是“你不是开着八台电脑,披着八个马甲吗?”错,那也是兴欣,叶修离开之后,这些就通通都作废了。

 

“伍晨通知了全公会注意网游里突然冒出来的无名高手……”方锐最后干巴巴说了句。但是没有,大半个夏天过去了,一次都没有。

 

“荣耀再玩十年我也不会腻,说这话的时候,我可是很认真的。”叶修笑了下,把那个鸡蛋放回去和它的同伴们相聚,“为什么要避开,不是就是因为太喜欢了吗?”

 

他说了句矛盾重重的话,但是方锐却觉得,或许他理解。让叶修和他执着了十年的东西分别,即使是他自己做的决定,和亲密的东西分离,因为之前贴的太紧了,所以撕开的时候,产生了也许可以称作伤口之类的东西,总而言之,很疼。

也许真的疼,即便是叶修,短时间内也无法去碰。

 

“回来真好。”叶修看着方锐,眼睛是亮的,“不管怎样,回来真好。”

 

叶修背后是装着水产的大鱼缸,里面的一条鱼已经半死不活的飘在水里,半翻着肚白,缸底两只甲鱼互相瞅彼此不顺眼,拼命伸长了脖子护咬。两只螃蟹不死心地扑腾,想从这鱼缸里逃出去。空气里都是鱼的腥臭,背景乐是输氧管咕嘟咕嘟翻腾的水声。明明是差到不行的环境,但方锐看着叶修,觉得这一幕真特么煽情,煽情到他身心都是热乎乎的。

 

那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感动了,但是几天之后,他才真正明白了叶修的意思。那时候叶修是Queen的事情已经曝光了。

如果叶修不回来,他就未必会成为Queen了,未必会被搅进这潭深水。在叶修音讯全无的那几天里,方锐想过好几次如果叶修不回来好了,他甚至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傻,原来他方锐需要叶修好好的,胜过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存在着。

不过每次这么想的时候,方锐脑子里面就会自动跳出刚刚的那幕。

 

叶修对他说,“不管怎样,回来真好。”方锐记得他说那话的时候眼睛很亮。他真想跳到回忆里,亲吻他的眼睛。

 

 

TBC

 

 

 

PS感谢精神上帮我揉了肩膀的好姑娘=333=

   以及买鸡蛋的那个,是写着写着,突然想起了虫爹之前发的一条微博www

   很多姑娘问Queen的设定呀,虽然我说《序》不看也可以,但是既然好奇设定,还是看一眼得好wwww

  另外我还有很多都没有展开呢(*´;ェ;`*) 

  不管是剧情还是肉展开都太慢了,够麦www

 

 


 


评论
热度(374)
©荆棘之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