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之长歌

[all叶]地球实验室(8)

心宿二捕获:

[all叶]地球实验室(8)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7)

 

 

Attention:

 

1、还是方叶线。

2、慢吞吞的(´∩ω∩`) 

3、捉虫感谢!

4、我需要提醒大家,这篇虽然慢吞吞,但它构思的出发点还是R18。避雷提醒。

 

 

 

方锐重重地拍了叶修的肩膀一下,虽然把叶修打得吸了一口气,肩膀生疼,但是方锐非得这个力道不可,只有这个力道才能抒发他的心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叶修感受一下。

 

“你——”叶修刚要对方锐句不中听的,方锐口袋里的电话响了,“应该是我弟。”他朝方锐伸出了手。

 

方锐心下有几分怀疑。就算是双胞胎,又不至于有什么心灵感应,哪能叶修说是他弟,就是他弟。这是认定了没人打电话找我么?方锐大大边从裤兜里掏手机,边朝叶修做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点心大大想要表示“我的业余生活也是很丰富好么?手机无法离手,连约个会都要被干扰,哎,人红就是没办法”,可是他这表情让叶修想偏了,他心想还以为方锐和叶秋有过节呢。

 

正想着,方锐已经掏出了手机,一看末尾四位数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几个数字组合,“0529”,直接骂了出来,“靠。”还真是叶秋。多少算是被打脸的点心大大,递手机给叶修的时候表情有些不平。

 

他这点小心思反而坐实了叶修的小误会。哟,没见过面都能互相瞅着不顺眼?叶修觉得略喜感,难不成这张脸真是脸T?他接过电话,镜面的贴膜刚好倒映出他自己的脸,叶修看见了,心里跟自己开了个玩笑。他和叶秋是双胞胎,他们长得一样。

 

“总算打过来了。”他拇指划开锁键,随口感慨一句。

 

如果叶修不说这句,方锐还真看不出刚他身边的是个一直等电话的人。一般人心里惦记着别人回电话,再怎么都会透出些急躁,最起码也会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看。更何况手机还是放在方锐口袋里,他们又在外面,极有可能叶秋打过来了,但是方锐没听见呀。要是方锐自己,肯定是要对方帮着看看有没有漏接。但是叶修一次都没问。但他刚刚那句随口的感慨又确实说明了他在等。

这人心里到底多稳。方锐忍不住细细打量正在讲电话的叶修。总是这样,明明已经知道他很不得了,可是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被某些突然想通的细节惊到。

最开始他刚住进兴欣的时候,只是觉得叶修和老魏这两个远古大神没什么架子,挺好相处,再加上这三人在某些方面也确实趣味相投,用陈果的话叫臭味相投,融入得那叫一个流畅,让陈果真心担心了一把兴欣日后的主旋律就是“排排队,比猥琐”。

可是日子久了,叶修的好处和坏处就开始一个个露出水面了,方锐觉得他真是惨,因为连叶修的坏处他都很欣赏,比如他不带手机,只有他找别人,别人想找他却找不到;比如他有些时候直接到不留情面。连这些叶修薄凉的地方锐都看得上眼,更别提他的好处了。


此时叶修若是看方锐一眼,就会在他眼神里找到两种冲突的颜色,冷色的无奈和暖色的喜爱。

 

叶修没抬头,他正在跟叶秋说话。这通电话对他来说很重要。

 

“既然怎么想都不踏实,一开始就不要挂我电话嘛,真是没事找事。”叶修批评,“还浪费了我们2毛钱电话费。”

他没跟方锐说,叶秋正对叶修不爽着呢。本来他满心欢喜以为叶修总算回来了,终于轮到他过几天逍遥自在的日子了,再说叶修是长子,本来就应该他辛苦些!可没成想,叶修刚回家没几天,做出的贡献不过去超市买了回鸡蛋,转身又跑出去疯去了。叶秋同志觉得很不公平。他甚至打算写一首七步诗贴在叶修后背上,让他带走。

 

“……你有什么事?”叶秋直接忽略了叶修的两毛钱电话费。他现在可是在忙公事,现在都焦头烂额了,没空和叶修拌嘴。因为世界的突然变化,叶秋站在更靠近社会阶层顶端的地方,和普通百姓们感受到的根本不是一个震感。

 

“你明天把我行李送来。”叶秋省了寒暄,叶修这边更省事,他单刀直入提出了要求。

 

“……”叶秋那边的咬牙声传了过来,叶修数着他明显的深呼吸声,乐了。

 

“我、可、是、很、忙、的!”叶秋最后终于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

 

“我知道。”叶修说得很平淡,“那你也得过来。”

 

电话那头的叶秋听见叶修这句话,正在酝酿的孩子气的愤慨突然就散了。他握着笔的手猛地顿住了。他知道他哥,他哥虽然喜欢耍着他玩,但是从来不过线……这要求太强硬了。而且最让叶秋心里紧绷的是叶修的语气,每当他哥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连他家的绝对掌权人,叶老爷子心里都会冒火,因为叶家人都知道,这事就算没商量了。

 

“哥?”叶秋问了句,忍不住变了称呼。

 

叶修听着叶秋那个犹豫的调子,心下有些不是滋味,放缓了语气,“你去明叔哪里取些东西后,再过来。还有我屋子里的电视也坏了,需要找人修。”

 

方锐在这头听着,完全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不就是叶修让叶秋给他送行李,然后他有些东西忘在了一个叫明叔的人那里吗?他还顺便嘱咐了他弟帮他修个电视。正常呀,兄弟之间的家常话。

 

 

但是电话那头叶秋心直接就坠入了冰窖。明叔。那可不是一般人,是从他爸手下出来的门生,现在在公安系统。叶修说电视,在他们那个环境里,当你不想说监视器的时候,就会用电视来代指。

叶修在电话里说得这么隐晦,还让叶秋过来,肯定是有些话叶修判断用电话说不安全,他需要面谈。因为电话是会被监听的,而且某些关键词会成为被盘查的重点,即使现在说那个关键词的人很多,有关部门还来不及一一盘查,但是只要提到肯定会被录音的词,先录音再一条条监察。结合现在的局面,那个词呼之欲出——“Queen”。

 

叶秋把钢笔摔在了地上,那根无辜的笔滚落在墙根边停住了。

 

“想我了明天见了再说。”叶修当然听见了叶秋摔东西的声音,他赶紧堵住了叶秋的话头。

 

半响那边才有一个声音传来,很低,细细分辨还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你现在是不是还傻乎乎开心呢?多好呀,”叶秋的情绪再低落,也是能克制的强人,他掺了半真不假的内容进入对话,“国际赛,多好呀,哈哈,”叶秋念出了“哈哈”两个字,“这下你和你最喜欢的荣耀想分开都没法分开了。”荣耀的Queen,即使这个游戏被废掉,你也是族群的头领,真是和那群人生死都被绑在了一起,哈哈,多好。

 

他才回去一天。一天而已……一天!

叶秋当然比叶修更明白会发生什么,上层已经有所行动了。那一瞬间他真的特别特别讨厌荣耀那个游戏,他看见叶修被架在高高的干柴堆的顶端,从柴火的底端已经开始烧起了星星点点的火。


“哥你应该庆幸时间无法倒流,”叶秋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晃过了叶修那双漂亮的手,于是他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眼,明明是双胞胎,但是他就是觉得他的手却不如他哥哥的漂亮,“否则不管老爷子发不发话,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你呀,”叶秋突然笑了一声,“都别想走出家门一步。”

 

过了一段时间,等所有的事情都暂得安定之后,叶秋和叶家老爷子一起看着电视直播,看见叶修从队员手里接过奖杯,用他那双修长的手捧起来给所有的观众看时,叶秋触电一般想通了一个环节,吓得打了一个哆嗦。他意识到,在他听说叶修是Queen的那通电话里,当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他哥的手时,被层层包裹的意识最阴暗的深处,也许有那么一瞬,想要折断他的手指。

他看着电视里他哥神采飞扬的样子,心里感到了深深的愧疚,虽然潜意识不能控制,但是他居然曾经产生过这样的冲动,想要剪掉他的翅膀。于是隔天顾虑着他哥的时差,叶秋特意起了个大早,想要和他说说话,祝贺他,用他声音把心里的罪恶感抹去。

叶修做得特别成功,他就跟叶秋说了一句话,就让叶秋觉得把他整个人塞进脚踏车车轱辘里下捻一捻也没什么过错。

叶修说:“哎呦我们这接国际长途也要钱的,你找我不会用QQ吗?挂了啊。”叶秋还没等说一个字,就被他挂了电话。

而且叶修也没上QQ。混账哥哥。

 

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的叶秋只是又怒又急又气又难过的弟弟。

 

“一步都别想。”叶秋的笑音还没有收尾,他轻轻又补了一句。大量的负面情绪推挤着他,他想出口伤人,但是还是再三斟酌用词,让那些愤怒和强硬的心火,出口后变成温和的东西。一来,电话不安全;二来,叶秋没学会对叶修放狠话的方法。

所以当叶修回答他的时候,叶秋也不确定他哥究竟有没有明白,自己刚刚是在挑衅。因为叶修笑了。

 

“快三十了,你可成熟些吧。”叶修笑了,“一惊一乍有意思吗?你过来就得了。”

 

叶秋还没还得见说话,叶修又接着说了段,“行李就按你离家出走时打包的那个标准就行了,很专业。”他语气一片揶揄。

“……!”叶秋刚张嘴,又被叶修堵住了。

 

“内裤不用带了,我这正买着呢。挂了呀。”话音刚落他不等叶秋回应就挂断了电话,刚要递给方锐的时候,一个提示音响起,“您的电话电量不足20%”。

 

“哎呀快没电了。”叶修还给方锐时,说了一句,“快买了,早些回去吧。”

 

方锐把口袋里一塞,“也没人找我,慢慢的,不用急。”一听说叶修提议早些回去方锐不干了,开玩笑他暗搓搓的约会,不吃个饭怎么可以!而且难得这是个像模像样的购物中心,他们两个还从未单独在像样的馆子里吃过饭呢。

这个时候的方锐大大,早就忘记了刚叶修说是叶秋找他时,内心里关于“哥是大红人,忙”的独白。好在那时他还只是在脑子想想,如果真的说出口,现在肯定会被叶修狠狠笑话。

 

 

“内裤和我穿同款的怎么样?”方锐边拉着叶修往货架那里走,边嬉皮笑脸地问。

 

“都行啊,随便了。”叶修是真无所谓,他在家还经常从他弟衣柜里找衣服穿呢。

 

“你跟你弟谈得不顺?”方锐试探着问了一句,虽然具体的对话他听不见,但是电话的气氛他能感觉出来,更何况叶秋情绪激动时偶尔还会透出几个支离破碎的片段。

 

“也没啥,他小孩,我让着他。”叶修一张嘴一股假惺惺的成熟味。

 

方锐笑了,他们在一个队里那么久了,他当然听得出叶修那是敷衍。而且他做得太明显了,如果叶修真是要敷衍的话,很少会留痕迹,故意做得那么明显,更像是刻意在跟方锐解释:“你别问了,这个话题我不想说。”

 

“怪不得你一直在提叶秋,”不问就不问吧,不过方锐想到了别的,“我就觉得你今天提他的次数太多了。他因为你回来打游戏生气了?觉得荣耀抢走了他哥哥什么的?”

 

“哈哈哈,”叶修笑了,“不是,你怎么想到的,这个笑话真不错哈哈哈。我弟在你心里这么幼稚?”

 

“你看因为你说了回来真好什么的呀!”叶修说叶秋在方锐心里幼稚,不就是等于也说了能想出这个的方锐很幼稚么。我方锐大大怎么能幼稚呢,这路上我都想对你做些成人才能做的事好么?方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好就是好呀。”叶修说,“你觉得不好?”他反问。

 

“当然好呀。”怎么可能不好!

 

“这不就结了。”叶修笑了,“快,哪个是和方锐大大款?”他指着货架问。

 

 

方锐乐滋滋地公布答案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有几天他会觉得,叶修不回来也许更好。那个时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叶秋方锐联盟”能够成立的时刻。不过这样的联盟并没有建立起来,当叶秋见到方锐的时候,就已经看他不顺眼了。

原因就出在方锐接下来要放进购物篮里的东西上。

 

 

结账的时候,方锐没遮也没掩,从结账处的小架子里拿了一盒保险套。叶修看见了,但他什么也没说。

 

 

TBC

 

 

 

 

 

 

闲谈:

 

 

族群不会对着Queen发情的www是精神上的亢奋,不是性欲。不过因为Queen可以为交配的对象诞下神媒,所以挺多人大概都想和Queen交配的。

 

 神媒不是人呀,精神媒介! 突然多了族群,但大家也还是人类而已…… 

为什么苏沐橙是Queen而不是云秀,后文会提及的。

方叶线还会继续刷的,肉完了换线  _(:з」∠)_

 

评论
热度(458)
©荆棘之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